如果你看到一只风铃摊在那里,那么就让它在那里吧。
杂食,BLBGGL都吃,萌点飘忽不定耻于见人x

「全员」愿望清单(试水)

√试水半章先,后续什么的who tm care
√虽然是全员向无cp但是因为个人因素会带有主观色彩
√由于在下是个非酋对很多神器使都不大了解所以希望能指出错误。
√如果觉得有趣希望有愿意写的大佬接手。
√这一章意识流,乱扯,慎入。
√文末想文艺一下,然鹅想不出来,所以拿依稀记得的这个用了一下,不太贴切,希望有小天使提意见!
——————————————
「序」
七日轮回结束了。
虽然是认真和她商议后得出的结果,但是——
果然,只剩下一个人什么的,太过沉重了吧,真是过分。
棕色长发的少女站在交界都市边界的山上,安静地眺望着不再带着诡异紫色的夕阳。
她听到短信提示音以后下意识地去摸终端,然后顿住,面无表情地改了个方向拿起手机。
她的终端已经被列入将要兴建的纪念馆的展品而被好好保存了。
指挥使一开始的时候,是绝对反对建立纪念馆的。
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纪念馆,这个东西只会让那些有血有肉的人们以片面的英雄姿态存在。
——而再也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直到政府的工作人员问她:“你还想让他们怎么存在?”
她愣怔着,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死亡啊。
现在,她看着在夕阳的余晖下,城市的残垣断壁,想起政府的大人物说:“交界都市这个名字,重建以后不大吉利啊,改改吧。”
一切珍贵的痕迹都将抹消。
——是吗?
她看着中央庭,看着东方古街,中央城区....
她看过光荣女仆挥舞双剑直至倒下的模样,她看过神使以自身救世的模样,她也看过棋圣身旁绕着阴阳鱼朝她笑...
终于她发现,自己的新手机里,一条简讯也没有。
指挥使突然开始发疯似的跑下山,跌跌撞撞,树枝勾破她的衣衫。
她跑到原址为中央庭的正在建造的纪念馆,向总负责人请求道:“拜托了,请把我的终端还给我!”
负责人惊诧地看她,毕竟几天前这位指挥使还漠然地说:“那么请让它呆在该在的地方吧。”就干脆地给了。
不过没办法,毕竟人家是主人。
指挥使拿到终端以后迫不及待地翻开简讯。
然后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终端放声大哭。
————————————
第二天,指挥使向政府人员申请离开。
政府人员为她在临近的城市找了一个可以常驻了旅馆。
有好奇的人问她原因,她呼出一口气,微笑着说:“为了赎罪。”
为了她的不成熟和弱小赎罪。
而不仅是赎罪。
指挥使拖着行李箱,手里攥着她熬夜写下的记有每个人愿望的清单,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一切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她看到清晨的露珠里,映射出那些「英雄」的虚影,和她告别。
“谢谢。”指挥使一顿,“我擅自带走了你们的一些日常用品,就当勉励我,请原谅我吧。”
“再见。”
她将开始无止境的旅途。
——————————————
听说有一种鸟,或是说有一种草,它们生来扎根在土壤中,而又向往飞翔。
它们不停拍打双翼,可是深扎的根系束缚着它们。
直到有一只鸟,割断了自己的根,它终于飞起来了。
而它没有了根,再也回不到成长的土地了。

tbc.

评论(1)
热度(46)

© 风铃不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