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一只风铃摊在那里,那么就让它在那里吧。
杂食,BLBGGL都吃,萌点飘忽不定耻于见人x

「女指x安托」七宗罪 其二(不吃cp的慎入!真的!)

•女指挥使性格极端,是三观崩坏的类型,唯恐天下不乱,参照《纷争女神》女主厄里斯,不适者慎入。
•西皮氛围及其浓重,请不吃的小伙伴真的!慎入!
•双向单箭头,三观相悖还能互相喜欢也是不容易。
•没有肉,我还是个孩子。色欲那一篇可能有后续(大概),但是不是肉。
•贪食参照的是“过分浪费食物”的解释,这个真的好难写啊。
•安总的喜好是私设。
•这篇大概是七宗罪里唯一的糖。
↑如果以上都ok,那么请食用吧——
——————————————————

其二  贪食

“安托涅瓦,你喜欢奶油吗?”
今天谜一样正常的指挥使问道。
“奶油?”安托涅瓦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看她一眼,确定问这句话的指挥使一脸无害后,轻笑着回答,“吃的话,可以接受哦。”
“啊,果然,看着安托涅瓦就觉得是喜好更成熟的人呢。”
指挥使点点头 ,然后继续刷着终端。
————————————————
聊天界面。
「喂,安托涅瓦到底喜欢什么啊?」
「说了是奶油蛋糕之类的啊,就是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甜腻腻的东西。」
「哈啊?可是她没什么反应啊,我问她喜不喜欢的时候。」
「按你那个性格,她只会觉得你要搞事情。」
「不过我确实是要搞点事情。」
「 ???你说什么?」
「喂,你还在吗?!!」
「信不信我明天不给你准备早饭啊!」
「喂!」
—————————————————
“呐,晏华,厨房在哪里?有奶油吗?”
如果说指挥使在中央庭有害怕的人的话,那么大概就是「神之头脑」晏华了。
据她自己说,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有。在一楼。你要干什么?”
晏华看着她,语气一如既往的严肃。
“没什么没什么,一点点,对谁都没有危害的恶作剧罢了。”
指挥使眯着眼睛微笑。
——要庆幸今天的我不是「暴怒」啊,否则一点奶油怎么可能解决。
她哼着歌走远了,假装没听见晏华叫人调出对她的监控的事。
[作为暴食的我是最温顺最不容易惹人生气的一个了,如果不趁今天,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
“锵锵!安托涅瓦!这是我(浪费了好几斤奶油最后安实在看不下去手把手教出来)做的奶油蛋糕哦!”
安托涅瓦微笑得有点僵硬,但她还是结接过了那一盘(超级巨大全是奶油就算究极吃货也不会想吃的)蛋糕。
——不,我比较想知道据说的“那几斤奶油都进了指挥使的肚子指挥使真神奇啊”的传闻是不是真的。
不过今天的指挥使格外的乖巧呢,她拿起叉子,插下蛋糕的一角,放进嘴里的一瞬间神使意外地睁大眼睛。
意外的好吃。
“好吃吧!嘻嘻,不过神使大人不怕我下毒吗?”
指挥使笑得很自得,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如果下毒的话,晏华早就会通知所有人别吃蛋糕了吧,别小看他啊。”
“而且,我相信你。毕竟你看起来不会做对自己有害的事情。”
“切,后面那半句补充就别加上去了,说‘相信我’的安托才可爱啊——”
指挥使舔舔嘴唇,说,“可爱到想吃掉。”
——今天的我是暴食。
“我可不是小孩子,吃掉什么的真可怕呢,指挥使小姐。”神使警惕地往后退了一点。
“我觉得我们说的吃掉不是一个意思——”
指挥使快步逼上去,笑容危险,她看了看房间天花板上的摄像头,“爱缪莎真厉害啊,今天果然是我的幸运日。”
“下午我就要出发去研究所,所以上午来完成愿望了,就像这样。”
她把奶油抹在安托涅瓦的锁骨上,然后伸出舌头舔掉,留下的一点白色带着淫(lof我求你了)糜的水渍。
“哼?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这就是罪恶的三观哦。”

tbc。
————————————
最后一句是恶搞。
结果就这么一点事写了这么多字还没到主线我大概是废了。
主线就是正常的游戏主线,大概。
下一章如果是战斗(研究所加旧城区?),那么大概是「暴怒」吧。

评论(6)
热度(47)

© 风铃不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