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一只风铃摊在那里,那么就让它在那里吧。
杂食,BLBGGL都吃,萌点飘忽不定耻于见人x

[永七]樱花树 (糖)指挥使x安托

√如题,不吃这对的慎入哦w
√对不起安总好像在我的每篇文里都要死一死x
√可能是糖!
√推荐bgm(不存在的):和樱花有关的温柔一点的歌曲吧?个人是听着《樱花花瓣》写的(akb48的日文歌)
√脑洞匮乏
√如果不嫌弃辣鸡作者的文笔的话请食用吧!
——————————————————
“安托涅瓦!”
快要淹没在书堆里的神使转过头,撞进眼帘的是气喘吁吁的指挥使。
“指挥使怎么了吗?这么匆匆忙忙的。”
她失笑,操纵方舟靠近到指挥使面前。
“那个,送礼物的话,什么样的比较好?”
指挥使顾不上平复呼吸就问出口,代价是说完后的一串咳嗽。
“唔,是很急的事吗?”
安托涅瓦一边轻轻抚着指挥使的背帮她顺气,一边问道。
终于恢复过来的指挥使想了想,点点头肯定道:“嗯,是的。。。不过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如果能在几天内弄到就好了!”
“是送给谁的生日礼物?”
安托涅瓦有些疑惑,她并不知道最近有人过生日——不过也可能是指挥使在外结交的朋友吧。
“不是生日礼物。。。是,呃,想要道谢,然后,然后还有。。。想要表白。。。对象是女孩子。”
指挥使的脸颊渐渐染上红色,但是幸亏她性格极其开朗坦率,最后总算是说出来了。
安托涅瓦挑了挑眉,微笑着表示明白:“没关系噢,同性恋法律在交界都市已经通过很久了。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应该会比较喜欢精巧的小东西吧,比如八音盒之类的。”
“那,您呢?”
“我吗?”神使搭在指挥使肩上的手颤了一下,她不留痕迹地收回手,回答。
“我的话,对方亲手做的都会很喜欢。”
“但是一直很希望有人能送我一棵樱花树呢。”
————————————————
第二天,指挥使带着在安的指导下完成的八音盒和被某个家伙嘲笑了很久的满手伤痕给安托涅瓦送了一个礼物。
然后胆子超大的少女直接表白了,直球不带弯的那种。
“我知道喔。”
美丽的神使笑得双肩微颤,她抹了抹不知是笑出来还是感动的泪水,然后坚定地回答。
“我答应你。”
——————————————
指挥使在中央庭的花园(?)里种下了一棵樱花树,并且在它旁边树了一块小木牌子,上面刻了一把伞,伞下被她珍重地刻下自己和恋人的名字。
“黑门结束后我应该会和安托去周游世界吧,过几年回来说不定就长大了。”
——————————————
最大黑门开启。
安托涅瓦最终还是更爱这个世界。
指挥使想。
——————————————
“安,你知道她是谁吗?”
安无法回答,她捂着嘴呜咽着哭泣。
指挥使坐在病床上,看着自己的终端屏幕,觉得自己好像闯了大祸。
“。。。我只是觉得她很漂亮。。。等等啊安别哭了啊!”
——————————————
“这是樱花树?”
几年后,因不明原因周游世界归来的指挥使指着庭院里那棵飘扬着粉色花瓣的大树问。
她没有等安回答,直接跑过去看树下的一块棕色突起。
“什么啊原来是块牌子啊,上面有我的名字。。。真可惜,另一半已经损坏看不清了。”
指挥使有点失望地把木牌捡起来放进口袋——反正是自己的名字——但她很快又意识到什么。
“所以这棵树原来是我栽的嘛!”
“安,你说我曾经为什么要种这棵树啊?”
她的双眸里闪烁着好奇的光彩。
光荣女仆迟疑地笑了笑,她轻声说:“是给一个人的礼物。”
“啊——那一定是个很漂亮的人吧!要用樱花树的话!”
少女欢快的语调尾音上扬,她脚尖点地转了一圈,伸手捏住一片落下的花瓣。她低下头看着它。
安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也想象不出来。
——“也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细如蚊蝇的声音瞬间被风吹散了,指挥使抬起头,扔下手中的花瓣,她依旧是活泼开朗的模样。
“安!快回去吧!我有点饿了想吃午饭!”
那片花瓣被她的脚步踩在脚下,糜烂在泥土里。
她会怀念,会痛苦,但她的脚步不曾停下。
因为那个人的脚步不曾停下。
樱花花语——热烈、纯洁、高尚。
以及,“代表命运的法则就是循环”。
End.
——————————————小剧场
指挥使捏住一片落下的花瓣,抬头微笑:“你知道吗,樱花落下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哦。”
安:???

评论(13)
热度(34)

© 风铃不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