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一只风铃摊在那里,那么就让它在那里吧。
杂食,BLBGGL都吃,萌点飘忽不定耻于见人x

[永7]祭典(女指挥使x安托)

私设霓虹国背景。
今天学校办祭典,就想到这个了。
不吃者慎入。

后来忆及这段往事,才发现自己一语成谶。
“有时候想起来的时候,忍不住责怪自己,就算一个想法并改变不了什么。”
——————————
“说起来,今天是祭典呢。”
指挥使把整理好的文件放到安托涅瓦的办公桌上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是夏日祭哦。”
“?”安托涅瓦抬起头,疑惑地对她微笑。
“啊。。。我  我是说,安托涅瓦小姐一直在处理事务,很久没有去过热闹的活动了吧。。。”
两人的眼睛正好对上,指挥使急急忙忙地错开视线,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如果不介意的话,其实。。。想要一起去。。。”
“可以啊。”安托涅瓦带着温和笑意的声音传到耳边,指挥使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耳朵。
。。。热的,肯定红透了。
——————————
“那时候她就应该知道了吧,甚至是更早的时候。”
“为什么要害羞呢,在害怕什么呢。”
“为什么不对她说‘喜欢’呢。”
——————————
很漂亮,缀着紫藤花的和服。
“安托涅瓦小姐真是美人呢。”
指挥使忍不住发出惊叹。
“这时候该说谢谢吧。”安托涅瓦小心翼翼地理了理衣摆,她侧坐在方舟上。
像是辉夜姬。
“你非常可爱哦,”辉夜姬歪了歪头,意外地笑得很天真。
“嗯,谢谢?”
指挥使试探性地回答,然后两个人就不知道为什么一起笑起来。
谁也没有发现那只攥着红绳的手指节发白。
——————————
“那只红绳是我那时候就编好了想要送出去的,中国有个传说,被红线牵起来的两人是天定姻缘,一定会在一起。。”
“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拙劣的手艺会败坏那份美丽。”
“结果你知道的,我悄悄把它一起放在她的衣服里了,后来被她带上的时候,真的很高兴。”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不可理喻,为什么那么胆小呢。”
——————————
“原来安托涅瓦小姐来过祭典吗?”
指挥使看着熟练地接过苹果糖向老板道谢的神使,心里有点意外。
“嘛,我也曾经是普通学生啊。”安托涅瓦把其中一个递给指挥使,回答道,“而且就算成为神器使,我也没什么特殊的哟。”
“但是安托涅瓦小姐很受爱戴呢。”一路上享受到很多折扣,指挥使绝对是沾光了的那一个。她舔了舔苹果表面的红糖,“下面去哪里?”
“这里倒是真的没怎么来过呢。”
安托涅瓦抬头看向远方,深黛色的天空和蜿蜒的金红光彩在她双眸中倒映成流淌的星河。
“那么去找一个适合看烟火的地方吧。”
她如是说,“烟火快开始了。”
——————————
“普通的,没什么特殊的,她这么说自己。”
“她大概也希望我对她和对安她们一样,不那么。。。充满隔阂吧。”
“这是她唯一对我提出过的私心的期冀,然而,我没有做到。”
——————————
绚丽的烟火在天边炸开。
“安托涅瓦小姐的和服,是中央庭给的吧?”
指挥使突然问道,“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下次一起去买东西吧!我觉得安托涅瓦小姐很适合优雅的颜色呢。”
“是吗?”她微讶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当然可以,请到时候一定记得找我。”
意外的沉默的期间一个又一个烟火炸开了,指挥使仿佛鼓足了勇气,开口道:“那个,安托涅瓦——”
“砰!”
“——我喜欢你!!!”
神使愣了一下,抱歉地问:“刚刚说了什么?”
“没 没什么。”
指挥使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结结巴巴地回答,然后低落地垂下(不存在的)耳朵,“一个老套的故事罢了。”
表白的时候被烟火掩盖,可不是老套的爱情故事。
“能让指挥使那样激动地说出来,想必是个不错的故事呢。”
“有空的时候能再说给我听吗?”
指挥所怔怔地看着神使一如既往温柔的笑靥,仿佛有什么再也抑制不住,从心底破土发芽。
“好。”她说。
然后她看见了此生所见作为惊艳的笑容。
像天边的烟火一样,这个人似乎也是转瞬即逝的。
指挥使想。
——————————
“她让我有空说给她听。”
“那时我也以为时间有多么宽容。”
“明明是俗套的爱情故事,为什么结尾不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我从没有想过去死。”
“她所爱的所承担的东西,就请全部交给我吧。”
“这是赎罪?”
“这是勇气。”

评论(17)
热度(42)

© 风铃不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