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一只风铃摊在那里,那么就让它在那里吧。
杂食,BLBGGL都吃,萌点飘忽不定耻于见人x

[人类清除计划]1.

  格洛醒来的时候就发觉到不对劲了。
  多年养成的本能让她迅速地反应过来现在的状况,并选择继续装作昏迷。当然的,太过突出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是一间苔石为底的古老的大厅,风带着阴暗潮湿的气息从石头缝里吹来,右侧腐朽的木地板早就失去了森林赐予的香气。
  格洛并没有躺在木地板上,显然的没有人(包括她自己——)会来关心她好不好受,也没有谁回觉得她和躺在一边的那九个家伙有什么区别。
  格洛不准备坐起来,或是移动一下,直到突然响起的铃声让她不适地眯起眼睛。
  “喔哈!!诸位先生小姐们,睡得可好吗?舒适吗?还满意吗?”
  一个充斥着恶意与嘲讽的声音伴随着癫狂的笑声从大厅角突兀的银白色广播里传来。
  “我是克琉尔?哦,对啦!我叫克琉尔!干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在这里……?嗯,哈哈哈嘻嘻嘻嘻……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希望你们别死了。嗯,在享受之前。”
  然后广播关闭了。传来一阵刺耳的铃声,所有人在这声音的刺激下挣扎着睁开眼睛,没有一个人带着迷茫不解。
  格洛盘腿坐在她原先躺着的地方,苔石冰凉的触感也没有影响她对其他家伙们毫不掩饰的打量。黑色风衣的竖领挡住了她翘起的嘴角。
  “那么。”一个女大学生在广播开始的时候就站在那里了,她闲散地站着,语气慵懒带着不屑,“自我介绍吧。无论如何这是必经的开始——我是恰恰,恰恰•罗戈莱福,是一个在读博士。”
   “玛菲。”身穿红色小礼服裙的女子戴着耳麦,她的声音很是美妙,“一个歌手。”
   “克拉斯•拉格伦……呃,我是说,克劳斯……一个职员。”
说话的男人畏首畏尾,蜷缩着身体,像一只煮熟的虾。
  “到我了对吗?”身着白色燕尾服,戴着单眼金边眼镜的少年彬彬有礼地微笑,他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拉出来,“我是艾尔,一个马戏团团长。这是小丑小杜丽。谢谢。”
  “灵儿。剑修。各位好。”手持长剑的少女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人让她很不舒服,说话言简意赅。
  “那么,我是黛。”如同从中欧油画里走出来的女子说,她指着自己身边半大的男孩子,“弟弟,他叫莱。诸君贵安。”
  格洛挑了挑眉毛。
  很好,看起来一个个的都是好苗子嘛。
“我是哈梅尔,是个吹笛人——与童话无关,各位别误会呵。”
  身穿休闲服的人说,他的眼珠转了转,含着笑意。
“哦,说实话,这真是件很没意义的事——”格洛打着开完笑的口吻说,看见恰恰投来的不善目光,她耸了耸肩,“好吧,我是格洛,入过七次狱,经常出现在新闻上的那个格洛。算是个恐怖组织成员吧。”
tbc. @黎瑟

备注:
1.没人说真话,但也不全是假话。
2.以主角视角陈述,主角看不到我们也看不到。
3.不要太相信主角,她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她也经常说谎,对谁都。
4.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家伙。主角三观崩坏,形容一下的话就是十个人全部是混乱阵营。
5.世界观很大很大,大概到几十张初露雏形。不定期更新,容易随手弃。坑品差。

评论
热度(2)

© 风铃不息 | Powered by LOFTER